人工智能與人類的大腦還是有巨大差別的,在靈活性、創新性方面,人工智能無法望其項背……

“從頭開始要比在原有基礎上進行變革更容易。中國‘白手起家’,少了許多顧忌,可以進行更大膽的技術應用。”


12月19日上午,一場名為“人工智能助力上海科創中心建設”的交流研討會在上海交通大學徐匯校區舉行。國際知名人工智能專家、計算機視覺領域奠基人之一的艾倫?尤爾(Alan Yuille)以“人工智能時代:學術、產業與社會的角色”為題,開啟了他與中國人工智能領域專家學者和業界領袖的對話。而上海也是他此次到訪中國深度交流的第一站。
 


艾倫?尤爾(Alan Yuille)

 


人工智能對人類的影響,可比肩一個半世紀前電力的出現


 

回望過去兩年,無論是學術界、產業界還是社會各領域,人工智能的一輪井噴式爆發無疑是最大的亮點之一。一時間,仿佛人人都在談論人工智能。然而,在并不久遠的幾年前,人工智還只是一個“不招人待見”的冷門領域。


“人工智能早在1956年就出現了,發展道路一直顛簸不平。以前很多人問我,你研究人工智能有什么用啊?”艾倫?尤爾說。


上世紀70年代,艾倫?尤爾在劍橋大學獲得數學學士學位后,師從世界著名天體物理學家霍金,研究理論物理,并獲得了博士學位。之后,他轉而開始計算機視覺領域的探索。這正是今天人工智能最重要的細分領域之一。而在人工智能被廣泛關注以前,艾倫?尤爾和人工智能領域的奠基者甚至后繼者們,卻經歷了長期不為人關注的艱苦探索。


“大約在2012年之前,無論是中國還是美國,大家基本上都不太敢談AI,申請基金或是跟人交流,教授們都不說自己是做人工智能或腦科學的,那時幾乎沒人相信AI能進入實用領域。”艾倫?尤爾的第一個博士生、人工智能企業依圖科技聯合創始人兼CEO朱瓏說。


2012年,機器學習的價值才開始被產業界認可,繼而受到全球追捧,刺激了學術界進一步研究。一直到2015年,“阿爾法狗”震驚世界……


朱瓏形容:“轉變幾乎發生在一夜之間。”2008年,這位來自中國的年輕人從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統計學博士畢業,先后進入麻省理工學院和紐約大學的知名人工智能實驗室繼續科研。
 


依圖科技聯合創始人兼CEO朱瓏


“以前人工智能的論文很難發表。現在,你再去看看世界頂級的學術期刊,任何文章,要是與深度學習不沾點邊,可能都很難發表了。”朱瓏說,“我們很幸運,現在真是一個無與倫比的AI時代。”


艾倫?尤爾更愿意用另一位人工智能權威吳恩達的比喻來形容這樣的轉變:“吳恩達說,人工智能是新電力。我很贊同。直到上世紀90年代,大家對人工智能的理解還只是有一臺可以跟人下棋的深藍電腦;而現在我們可以看到,人工智能在很多領域已經有了長足發展,比如人臉識別、語音識別、自動駕駛、輔助診斷……雖然仍然處于初步階段,但已經出現了融合和滲透。”


他還強調:“可以肯定的是,人工智能將對人類造成非常大的影響,就像上上個世紀電力革命對整個社會的影響一樣。”

 


人工智能與人腦差別巨大



人工智能急速發展,與此同時,也帶來了人們對于風險的擔憂和有關“機器人威脅”的一系列爭論。持懷疑論的人中,就包括當今世界最著名的物理學家之一、艾倫?尤爾的導師霍金。


早在2012年,霍金就曾在BBC發表言論“擔心人工智能終將終結人類”,激起廣泛討論。上個月在里斯本舉行的2017年網絡峰會開幕當晚,霍金通過遠程連線的方式說:“人工智能的興起可能成為人類歷史上最糟糕的事情,也可能成為最美好的事情。”


“霍金是我的老師,我們曾討論過人工智能。事實上,在他看來,如果制定適當的政策加以引導和規范,人工智能應該沒什么問題。” 艾倫?尤爾在主題報告中說。


“有人說,將來人工智能可能會代替人類大腦的一些工作。但我堅持認為,人工智能與人類的大腦還是有巨大差別的,在靈活性、創新性方面,人工智能無法望其項背。”艾倫?尤爾進一步解釋道,以深度學習為例,如果叢林中的一只猴子抱著吉他,深度學習網絡就會把它識別成人而不是猴子,因為它以前“學習”的圖像中沒有這樣的情況,機器就會不知所措。而人類大腦的適應性很強,即使是孩子,也能很容易地知道這是一只抱著吉他的猴子,而非一個人抱著吉他。


“因此,對人工智能來說,不是要集成以前的方式,而是要開發更多的新領域。需要產業界、學術界和社會一起合作。”艾倫?尤爾說。


“學術界、產業界和社會必須攜手聯合,每一方都承擔著重要角色。”講座中,艾倫·尤爾反復強調。

 

如何將學術界、產業界和社會進行連接?艾倫?尤爾在報告中強調,學術界應在基礎理論上有所發展,同時擔負起培養人才的重任;社會各界包括政府,不應只是單向地提供數據,更要與數據生產者和應用者積極交流,使數據得到更好的利用;產業界則應在數據和人才支持的基礎上,更好地發展人工智能應用,予以回饋。

 


優秀的人才是中國發展人工智能最有利的條件



艾倫?尤爾是最早將“學習”引入計算機視覺研究的人,至今已耕耘30余年。縱觀他的簡歷:曾獲計算機視覺研究最高榮譽馬爾獎,曾任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視覺識別與機器學習中心主任,并擔任該領域頂級會議IEEE國際計算機視覺與模式識別會議主席……這些研究經歷和榮譽,奠定了他國際計算機視覺領域頂級學者的地位。


數年后的今天,作為人工智能的重要細分領域,計算機視覺已經在世界各地開枝散葉。艾倫?尤爾對中國和正在加速科創中心建設的上海充滿期待。


在他看來,優秀的人才是中國發展人工智能最有利的條件。“中國有很多優秀的人才。很多很優秀的畢業生在網上與我聯系,讓我看到中國在人工智能領域的人才儲備,這與其他國家形成鮮明對比。”艾倫?尤爾說。


全球化智庫(CCG)攜手烏鎮智庫剛剛發布的《2017中國人工智能人才報告》顯示,在1980到2000年間,美國和歐洲占據絕對優勢;2011年后,世界人工智能爆發增長,作為后起之秀中國和印度,其人工智能專利數量已位居世界前列,形成趕超之勢。


“2005年,我跟艾倫在NIPS(全稱為神經信息處理系統大會,是機器學習領域的頂級國際會議)發表論文時,還沒有中國人發表過。也就是這十年時間,如今,七八千人參加的NIPS會議,超過五成是在用中文講話。”朱瓏在演講中如是陳述。


艾倫?尤爾還認為,中國的產業界乃至整個社會對人工智能表現出超乎別國的積極姿態,這是中國發展人工智能的一個重要優勢。


“我能看到中國社會在過去20年的巨大變化,高鐵就是一個典型例子。在美國,要從波士頓去紐約是很慢的,所以我說我們在高鐵上已經落后中國20年了。這雖然是玩笑話,但不得不看到,中國確實對高新技術的發展非常熱衷。”艾倫?尤爾說。


最后,艾倫?尤爾認為:“從頭開始要比在原有基礎上進行變革更容易。中國‘白手起家’,少了許多顧忌,可以進行更大膽的技術應用。”


人工智能發展有多快?就拿人臉識別來說,2017年人臉識別的平均水平與2016年最好的機器相比,一年時間進步了100倍。”朱瓏說,“過去的人臉識別都是一對一比證,而我們現在能把一個人從十幾億人中找出來,曾經在美國科幻片里發生的事,今天我們做到了。”
 


朱瓏認為:“AI會讓中美成為世界創新的雙引擎。”


2012年,朱瓏在艾倫?尤爾的鼓勵下回國創業。在上海,他與高中同學、前阿里云計算資深專家林晨曦一起創辦了人工智能企業依圖科技。“以我的見識來看,我們的團隊和技術在硅谷甚至在全球都是非常稀缺的。就人工智能而言,我能說,上海領先的就是世界領先的。政府現在已經非常重視了,發展條件很好。重點是落實,希望人工智能與各行各業有更多更高效的互動。”

 

您可以復制這個鏈接分享給其他人:http://www.9guj.icu/node/359